单城门户网站>综合>举报人遭遇打击报复事件频繁发生,业内人士呼吁:专门立法保护举

举报人遭遇打击报复事件频繁发生,业内人士呼吁:专门立法保护举

发布时间:2019-11-01 19:32:32 | 人气: 4886

●报复和陷害告密者大多与披露举报信息有关。关于举报人保护的规定分散笼统,分布在各种法律法规中,缺乏专门的立法和制度。

●无论是保护举报人的权益还是鼓励其他公民积极举报,都离不开司法机关及时有效的司法护送和严厉的打击报复法律制裁。在举报之初和接受线索时,司法机关应评估举报风险水平,并及时启动举报人保护程序。

——法制日报记者汪洋

近日,山东省广播电视的政治调查节目《山东问政》曝光了山东省平度市应急办公室工作人员泄露线人信息,引起公众关注。在事件中,该专栏的记者在发现露天煤矿被非法排水后,向当地安全监督办公室报告了情况。十分钟后,有人打电话威胁记者。

这不是巧合。《北方新报》的记者在对乌兰察布进行了一次突击访问后,向当地环境保护部门报告了一个污染问题。工作人员随后将信息告诉了线人。

接受《法律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一致认为,事实上,披露与上述类似的线人信息非常普遍。虽然我国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对保护举报人有明确的规定,但相关法律法规较为笼统,缺乏较为详细的规定。现行法律没有规定应当采取什么具体的保护措施,应当遵循什么程序,应当取得什么效果,以及应当如何追究举报人的责任。关于保护举报人的法规分散而笼统,分布在各种法律法规中,缺乏保护举报人的专门制度和立法。

公民行使他们的报告权

频繁报复

报告权是公民行使监督权的一种具体形式,属于公民基本权利的范畴。报告本身反映了公民对权利的认识和对国家机关的信任。当这种信任被打破时,报告权不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法律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的情况是,举报人遭到了多次报复。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应该是10年前,河南村民王浩在报道后被砍断了双手。那一年,王浩郎向河南省沁阳市公安局报告了一起抢劫案的线索。警方根据线索控制了罪犯,但在监控过程中,罪犯逃脱了。当逃犯得知是王浩郎向警方报案时,他残忍地砍掉了自己的手。

后来,罪犯被处决,而王浩郎失去了工作和照顾自己的能力。执行法官说,目前在告密者受伤后的救济和保护问题上存在法律空白。

相关资料显示,事发后,沁阳公安局涉案的8名警察受到了纪律处分。

王浩郎认为,纪律处分是不够的。他认为只有当警察对罪犯采取不正当的措施并让他们逃跑时,他们才有机会报复。他要求对涉案警察的失职进行调查,并坚持近年来向政治和法律当局投诉。

“罪犯逃跑后,我仍然蒙在鼓里。没有一个警察告诉我罪犯逃跑了,也没有一个警察给我个人保护。”王浩让说道。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经过多次谈判,沁阳市公安局已经给王浩超过40万元的各种补偿。

北京工商大学法学院硕士导师胡公群(Hu Gongqun)认为,从中国目前的司法状况来看,许多人不愿举报的原因之一是害怕报复,尤其是反腐败举报的风险更大。

江西萍乡上里镇出口烟花厂的司机刘坤发曾多次举报厂长陈艳红贪污、赌博和卖淫。随后,陈艳红花了一大笔钱雇了一名杀手杀死刘坤发,这是该国第一起报复性杀人案件。

此外,在河南省委前书记程高伟和平顶山市政法委前书记李某的案件中,也有针对举报人的报复案件。告密者受到轻微攻击、辱骂、书面检查或电话骚扰。情节严重的,可以降级、撤职、开除党籍或者追究刑事责任。

与此同时,各种针对举报者的秘密报复由于其难以界定的法律手段而处于法律救济的边缘。辽宁省鞍山市国家税务局的一名雇员李文娟因向当地国家税务局报告而被拘留。富阳“白宫”案的记者李国富在见律师前几小时莫名其妙地死在监狱医院,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举报人保护问题一直是社会广泛关注的话题,特别是随着一些典型的举报人被报复甚至迫害致死案件的披露,这个话题一直触动着公众的神经。

加强保密知识教育

为了防止信息泄露

相关案例表明,报复和陷害举报人大多与披露举报信息有关。因此,信息保护的严格性和安全性是保护举报人合法权益的首要障碍。

2018年9月中旬,来自广西南宁的谢先生买了一袋王旺雪糕。后来,谢先生用真名写了一封报告信,寄给广西玉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广西南宁市江南区食品药品管理局和广西玉林市食品药品管理局,向王旺雪糕的生产商和销售商进行了汇报。原因是它已经连续吃王旺雪糕很多天了,运气一直没有好转。"王旺雪糕的广告涉嫌虚假宣传."

谢先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报告信随后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并在网站上留下了该信签署地的姓名、电话号码和其他信息。因此,谢先生一夜之间变得很受欢迎,成为许多网民的“奇葩”。

胡公群认为,保护举报人隐私是举报制度的基本原则。公众对谢先生举报的处理问题不在于广告是否被夸大,而在于举报人的信息被随意公开。“无论报告内容是否合理,相关部门也应履行最基本的保护义务。有关部门应彻底调查谁将公开举报,加强泄露秘密的纪律机制,给公众绝对的安全感,解除举报人的后顾之忧。”

北京律师肖东平表示,举报者报复的关键不是举报者的报复太聪明,而是举报者的信息被泄露。“如果告密者不知道告密者是谁?我们怎么能报复?为了防止泄漏发生,应严格调查泄漏责任。任何人泄露秘密或者任何单位泄露秘密,都要受到严惩。”

今年9月12日,来自“山东问政”栏目的记者采访了青岛平度市田庄镇保罗村一处非法排放的露天矿,发现尾矿未通过管道排放,对主坝造成了一些破坏。《山东问政》的记者向平度市田庄镇安全监督办公室报告了这一情况。大约10分钟后,记者接到线人的电话,他声称,“你不用担心我怎么知道,反正我已经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了!”

这个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涉嫌威胁《山东问政》记者的相关人员被警方控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郭泽强认为,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权上诉、指控或举报。《刑事诉讼法》第49条和《刑法》第308条是保护举报人和证人的特别规定。201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财政部联合发布了《职务犯罪举报人保护和奖励若干规定》,明确规定了违反规定辞退、辞退或者解聘举报人及其近亲属等10种情形,是对举报人的报复行为。“不管法律是否具体,至少告密者不会被允许知道告密者的信息。”

提高举报奖励标准

严格执行保护措施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央政府一直以“零容忍”的态度反腐败,并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反腐败措施。经过不断的“打老虎”和“打苍蝇拍”,反腐败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也进入了反腐败的关键和深水领域。

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统计数据显示,80%的职务犯罪侦查线索来自群众。

“过来举报贪官!只要报告属实,腐败官员将被绳之以法,追回的赃款将归你所有。”这是重庆某办案机关引进的举报奖励办法,规定了具体的奖励比例。举报实名腐败官员的最高奖励是20万元。

此外,相关执法部门近期出台了一系列举报奖励办法,大大提高了举报奖励额度: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修订了举报奖励办法,单次举报奖励额度提高到50万元;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政府新闻办公室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举报黑恶犯罪最高奖励8万元。广东举报传销犯罪可获得高达30万元的奖励。湖北对举报烟草违法案件最高可奖励20万元。

今年5月28日,国家反贪局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国家扫黄办公室主任陈宜欣表示,在扫黄运动的下一阶段,应推广使用智能举报平台,动员群众,运用情报和大数据技术加强对犯罪线索的调查,确保三年扫黄专项运动的可持续发展。

陈宜欣表示,应提高举报人的奖励标准,并严格执行保护措施。在这方面,国家反三合会办公室(National Anti-triad Office)还规定,在搭建智能举报平台时,在通过外部网络和依靠互联网接收群众举报后,将信息转移到保密的内部网络,以保护信息安全。同时,要求线索核查单位加强安全保密工作,明确所有线索核查人员必须签订保密协议或做出保密承诺。

郭泽强认为,举报违法行为是每个公民的义务,但举报人破坏了举报人的“好”。一旦他们知道告密者的真实身份,他们很可能会报复告密者。“消除举报人的顾虑,保护举报人的切身利益。在某种程度上,报告保护比报告更重要。”

今年6月28日,第20中央扫黄缉私队进驻宁夏回族自治区后,将隆德县公安局官庄派出所涉嫌“保护伞”的线索转交隆德县公安局核实。隆德县公安局没有仔细检查报告的线索。它违反规定向举报人关庄派出所所长佐伊透露了举报人的信息,并违反规定将举报人带到派出所进行讯问。佐伊殴打了告密者和他询问的儿媳妇两次,导致两名受害者住院。

接到报告后,第20中央扫黄组认为事件性质恶劣,性质严重,要求立即调查起诉。按规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后来,经固原市委研究决定,负有直接责任和重要领导责任的隆德县委员会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安继海在党内受到了严重的纪律警告,并被解除了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的职务。对负有直接责任的隆德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指导员、大队长于勇要留校察看一年,被政府撤职、降职为办事员,调离公安队伍;直接负责的隆德县公安局刑事调查大队的警官韩栋在党内受到了严重的纪律警告,并被开除出公安队伍。隆德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李启才是直接责任人,他被党给予了纪律警告。

与此同时,固原市公安局决定以故意伤害嫌疑拘留佐伊,并依法处理。

武汉律师陈勇表示,无论是保护举报人的权益,还是鼓励其他公民积极举报,都离不开司法机关及时高效的司法护送,也离不开严厉的打击报复法律制裁。在举报之初和接受线索时,司法机关应评估举报风险水平,并及时启动举报人保护程序。“只要举报者发出需要人身安全保护的求助,公安机关就应该立即报警处理,这样每一个遭到报复的举报者就不再孤立无助。对举报重大案件或有组织犯罪线索有特殊贡献的举报人,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制度,如更换身份和转移举报人。”

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艾玛表示,为了让内部人士敢于直言不讳,应该在法律体系方面做出更多努力,包括疏通举报渠道、履行举报保密、安全保障义务、对举报人给予奖励和补偿以及其他激励机制。此外,要加强举报行为的宣传,提高公民对举报行为的接受和认可程度,营造敢于举报、乐于举报的社会氛围。只有这样,告密者才能得到充分的保护。(来源:法律日报)


热门新闻

优选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