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城门户网站>综合>互容 互鉴 互通——新中国70年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之路

互容 互鉴 互通——新中国70年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之路

发布时间:2019-11-13 08:06:11 | 人气: 1738

投稿人|熊建辉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坚持相互宽容、相互学习、相互交流的原则。经过开拓艰苦的探索,奠定了新的基础,在改革开放和面向世界的过程中开创了新的时代,在转型升级和提高质量效率的过程中进入了新的时代,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今天,中国形成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教育对外开放总体格局,规模相当大,总体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有力地支持了新中国70年教育改革发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对外工作的需要。

开拓进取,艰苦探索,为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奠定新基础。

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的领导下,新中国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奠基工程从开国大典的礼炮开始。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改革开放前探索建立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开始起步并向前推进。经过近30年的探索和实践,新中国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为其70年的辉煌发展奠定了新的基础。

恢复教育主权,学习苏联经验,创建新的教育体系。1949年12月,第一届全国教育大会在新中国召开。在旧解放区新教育经验的基础上,吸取旧教育的有益经验,借鉴苏联的经验,成为新民主主义教育建设的重要政策依据。一方面,新中国逐步将教育管理权移交给过去接受外国补贴的20所高等院校、544所中学和1133所小学,并进行了实质性和有效的改革。另一方面,国家教育系统正在充分学习“苏联经验”。这些努力为1956年中共八大后新民主主义教育政策向社会主义教育政策的转变和社会主义教育新体系的建立奠定了重要基础。

吸引留学生回国参与新中国建设。新中国一成立,就提出了“争取一切爱国知识分子为人民服务”的思想。1949年,行政会议在文化教育委员会下设立了一个处理海外学生回国事宜的委员会。新中国成立前,教育部制定了一系列具体政策,吸引和争取以钱学森为代表的2000多名留学生回国工作。自此,争取海外学生重返工作岗位成为我国海外留学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启动和扩大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新中国正式的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始于与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的留学生交流。以此为标志,新中国出国留学事业正式启动。派遣海外学生学习其他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也开始提上国家议程,成为派遣大量海外学生到苏联学习科学技术的前奏。除苏联外,中国在与其他国家的教育交流与合作方面取得了初步进展,包括交换外国学生、交换教师、交换教育代表团和学者,以及向少数国家提供小额教育援助。从1961年到1965年,中国扩大了与其他国家的交流,加强了国内英语教育,建立了研究外国问题和外国教育的基地,并派学生到西方国家学习外语。

我们将重点向苏联派遣大批外国学生,与苏联开展全面的教育交流与合作。由于大量海外学生被派往苏联,最多达6700人,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有数万名海外学生。与此同时,中国与苏联的教育交流也向各个方向发展,包括两国政府教育部门建立直接联系,聘请苏联专家在中国教学,从苏联高等教育机构引进大量教材,介绍苏联教学法和教学方法,介绍苏联促进教育的经验,邀请苏联教育代表团考察中国教育并提出建议,促进高等教育机构之间建立校际联系,促进俄罗斯教学的非常规和跨越式发展。

建立出国留学和来华留学的管理制度。自1956年以来,外国学生在中国的规模扩大,外国学生的来源国日益多样化。随着我国留学事业的发展,相关的留学生管理制度逐步建立。国家召开了出国留学工作会议,发布了第一份出国留学管理规范性文件。召开了两次出国留学工作会议,把出国留学人员的工作方针从“根据国内建设需要学习先进的苏联技术”改为“以专业为主,兼顾大局”;保证质量,主要是研究生;满足短期需求也应考虑到长期需求”;它还发布了第一份海外学生综合管理系统文件。

建立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政策。1956年,毛泽东发表了《论十大关系》,强调“向所有国家学习,不仅是现在,还要在一万年内”和“向外国学习,必须有分析和批判性研究”等。这些讨论解决了为什么要向外国学习、向外国学习什么以及如何学习等一系列问题。他们确立了新中国教育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政策,为对外教育交流指明了发展方向。

曲折中扩大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文化大革命初期,中国的对外教育交流停滞不前。20世纪70年代初,中国的对外教育交流逐步实现了恢复性发展。应外交需要,应派留学生出国学习外语,教育代表团应首次派往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出国留学和来华教育的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数量显著增加。以法国一所高等学校安排学习汉语的学生自费参观北京语言学院几周为标志,中国的自费留学正式进入历史阶段。

改革开放面向世界开创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新时代

1978年至2012年,以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和胡锦涛同志为主要代表的几代中国共产党人团结领导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启动和完善,中国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经历了全面恢复和快速发展(1978-1992)、扩大参与和融入世界(1992-2002)、加入世贸组织和扩大规模(2002-2012)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它开创了改革开放和面向世界的新时代,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新进展和新成就。

扩大留学生数量已成为新时期教育开放的先导。1978年6月23日,邓小平就扩大海外留学生派遣作出了重要指示。教育部随后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关于增加入选国际学生人数的报告”,列出了选拔计划。为了拓展留学生出国的渠道,中国政府首先与美国达成了留学生交流协议,然后与英国、埃及、加拿大、荷兰、意大利、日本、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法国、比利时、澳大利亚等国政府进行谈判,成功达成了留学生交流协议。

提出了“三个面向”的方针。1983年,邓小平提出了“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战略思想。他提出了新时期社会主义教育的总体要求。他把教育对外开放纳入了全国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和现代化建设的总体设计,为新时期党和政府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改革教学方法,更新教材。邓小平同志高度重视各级学校教材的编写,强调这是学习世界科学最新进展和成就的重要途径。根据邓小平同志的指示,中央政府拨出专款,从美国、英国、联邦德国、法国、日本等国进口中小学教材,供我们编写教材时参考。截至1978年2月,进口了2200本外国教科书。教育部已从全国各地抽调200多人到北京参加全国中小学各科通用教材的编写,并成立了教材编辑领导小组。1978年9月,全国中小学使用了新教科书。

逐步完善教育对外开放政策法规,加强战略规划。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纲要》强调要进一步扩大教育对外开放。1995年,《教育法》设立了关于“教育领域的外汇和合作”的专门章节。1998年,《高等教育法》更详细地规定了大学一级的外汇交流。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相继制定和修订了与教育开放有关的政策法规,大力推进教育交流与合作机制建设,不断改善教育开放的制度环境。2004年,国务院发布了《2003-2007年振兴教育行动计划》,提出要加强全方位、高层次教育的国际合作与交流。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以下简称《教育规划纲要》)将教育对外开放作为推进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战略举措。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加强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水平,引进优质教育资源,提高中国教育国际化水平,提升中国教育的国际地位、影响力和竞争力,培养一大批具有国际视野、国际规则知识和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能力的国际化人才。

进一步加强出国留学管理。从1981年到1984年,国务院批准并颁布了几项自费出国留学的规定。198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改进和加强留学生工作若干问题的通知》,提出“按需派遣、保证质量、学习应用一致”的工作方针。同年12月,国务院批准了国家教育委员会发布的《留学生工作暂行规定》。1987年1月,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了五项出国留学管理细则。《暂行规定》和五项行政规章共同构成了涵盖留学各方面的管理体系,至今仍在使用,已成为我国留学工作进入稳定发展时期的转折点。与此同时,国家教委设立了留学服务中心,海外使领馆也相继设立了教育处,为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和对外开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世纪90年代,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留学工作方针。随后,国家教委下发了《关于自费出国留学问题的通知》,进一步放宽自费出国留学政策。1996年,中国奖学金委员会成立,全面试行国家公费留学选拔管理办法,包括“个人申请、专家评审、平等竞争、择优录取、签约派遣、违约赔偿”。这使得出国留学工作在招生、选拔和管理方面制度化、规范化和法制化。1999年,教育部《21世纪振兴教育行动计划》全面启动,海外留学被置于重要地位。2000年召开了全国教育外事会议,总结了改革开放以来的留学成果,确定了今后出国留学的方向。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再次将出国留学作为教育开放的重点。

鼓励留学生回国服务,加强人才招聘。做好出国留学和引进国外智力是新时期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的重要内容。为了吸引海外学生回国,安抚海外学者,邓小平强调,应做好将他们重新安置回中国的准备,并指出“应利用外国情报,邀请一些外国人参与我们的重点建设和各方面建设”江泽民在十五大报告中继续强调:“积极引进外国情报。鼓励留学生回国工作或以适当的方式为祖国服务。”1996年,教育部全面实施“春晖计划”,并拨出专项资金支持出国留学人员短期重返工作岗位。

扩大全面教育和国际交流与合作。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和西方国家在双边教育交流领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与美国恢复“中美富布赖特项目”;与英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开展教育合作;它向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敞开了出国留学的大门,并资助其学生在中国学习。一方面,这一时期的留学人员学习了先进的外国知识,帮助中国在教育、科技、经贸等领域更好地融入世界,另一方面,作为文化交流的使者,他们在海外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加深了中外的相互了解。与此同时,在华留学生也为中国外交工作注入了活力,为推动教育改革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外合作办学发展迅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不久,国务院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随后,教育部先后制定并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实施办法》、《关于做好中外合作办学和项目评审工作的通知》、《关于当前中外合作办学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外合作办学秩序的通知》等文件。这些文件完善了涉外办学的政策设计,加强了合作办学的规范化管理,为提高办学质量和质量提供了政策保障

加强与教科文组织的教育交流。1979年,中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成立。自此,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教育交流与合作成为中国多边教育领域最引人注目的内容。进入21世纪后,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教育交流与合作在深度和广度上进一步拓展,取得了丰硕成果。许多重要的会议和活动已经开始在中国举行。中国人也开始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崭露头角。中国学者苏吉兰两次当选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主席后,章新生当选教科文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唐倩担任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

发起并加强与其他多边组织的教育交流。自1979年以来,中国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等在华联合国机构开展教育交流与合作项目,并得到它们的教育援助。当时,资金总额达数千万美元。1980年,中国恢复了在世界银行的合法席位。1981年,利用世界银行贷款的第一个项目是教育项目。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先后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吸收了26亿美元的教育资金。

民间教育交流日益活跃。1981年,中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成立。此后,中国专门组织了民间和半官方的国际教育交流,开辟了国际教育交流的新渠道,对中外教育交流与合作具有里程碑意义。1983年,中国教育学会对外汉语教学研究所成立,旨在搭建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之间的语言桥梁。1987年,世界汉语教学协会成立,使政府和人民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取得了成功。随着这些非政府组织的诞生和汉语水平测试的开展,这一时期汉语在我国的推广也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使得外语交流的桥梁更加科学、规范和规范。进入21世纪,中国民办教育的国际交流立足国内,面向世界。交流的规模不断扩大,内容越来越丰富,在国内外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加。它逐渐成为中国教育与世界教育接轨的重要渠道。

高校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日益丰富。改革开放后,高校对外交流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开始显现。以南开大学1980年组织的明清史国际会议为标志,国际学术会议开始在中国举行。中外大学开始在学术研究方面合作。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与外国大学建立校际交流关系。外国老师来中国教授各种学科,中国学者也开始在国外教学。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211工程”、“985工程”、“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等重大质量项目的过程中,高校间的交流与合作开始延伸到办学理念、人才培养、科研等具体过程。高等教育国际化机制建设也取得新进展。

帮助中外人民交流。中国特色教育已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领域,在国家整体外交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自2004年以来,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已在世界各地建立,以积极推广中国和传播中国文化。教育对外开放工作逐步形成了一个宏观和微观协调的对外教育交流矩阵。中国更积极地参与中外文化交流。以教育交流为主导的中外文化交流工作,逐步向国际社会传递中国和平发展的积极能量,传播中国和平发展的创新理念,在国际舞台上构建和谐世界,努力使中国的“软实力”在国际舞台上达到与其“硬实力”相称的地位。

在转型升级、质量提升、效率提升中进入教育开放发展的新时代

党的十八大以来,教育对外开放的基础和条件发生了深刻变化。在开放发展理念的指导下,中国追求更高质量、更高水平、更可持续的全面对外开放,为新一轮教育对外开放注入了新的动力,特别是创建了熊安、长三角、海南、大湾等高等教育开放区,推动了“一带一路”教育的共同建设。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积极推进转型升级,提高质量和效率,积极服务于党和国家的整体工作,在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新格局方面取得历史性新成就。教育在思想引导、顶层设计、注重人才培养国家战略、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增强中国教育能力、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参与全球治理、服务宏观决策和战略咨询等方面的对外开放能力明显增强。

教育对外开放的思想引领能力显著增强,将有序推进教育对外开放置于新时代治国理政重大理论与实践重要位置。推动形成全面对外开放新格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学校考察、与国内外专家学者和师生座谈,主持深改组(委)等会议审议重大议题,给国内外发贺信写回信,出访发表演讲和署名文章,会见来华政要和各方面人士,作出一系列指示批示时,对教育对外开放工作提出一系列富有创见的新理念新思想新观点,为做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事业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例如,担任深改组(委)组长(主任)期间,习近平亲自主持审议通过《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这一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份全面指导我国教育对外开放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这一党和国家首次就中外人文交流工作专门制定的文件、《关于推进孔子学院改革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一十九大后首个纳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的教育对外开放领域的顶层设计文件。习近平关于教育对外开放的重要论述集中体现在新时代首次全国教育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他强调,要坚持对外开放不动摇,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互容、互鉴、互通;要聚焦世界科技前沿和国内薄弱、空白、紧缺学科专业,同世界一流资源开展高水平合作办学,把质量高、符合需要的引进来;要打造更具国际竞争力的留学教育,将我国建成全球主要留学中心和世界杰出青年向往的留学目的地,吸引海外顶尖人才来华留学,培养未来全球精英;要增强教育服务国家外交的能力,通过教育交流合作,继续办好全球孔子学院、孔子课堂,让全球几千万汉语学习者、几十万来华留学生成为中国的好朋友;要大力培养掌握党和国家方针政策、具有全球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熟练运用外语、精通中外谈判和沟通的国际化人才,有针对性地培养“一带一路”等对外战略急需的懂外语的各类专业技术和管理人才,有计划地培养选拔优秀人才到国际组织任职;要加快建设中国特色海外国际学校,解决各类驻外机构、海外中资机构工作人员,以及赴海外经商、务

福建11选5投注 快中彩 云南十一选五投注 香港六合app


热门新闻

优选新闻